亚博集团

再摘掉翅膀加油盐炸至酥脆

  春节期间去安顺玩了,如果不是高中同学约我,我是不会出门的。黄果树瀑布、夜郎洞确实不错,然而我并不是很感兴趣,此行最值得怀念的就是和老同学一起同吃同住一起玩耍的时光,大学实在没有遇到可以毫无隔阂的去牵手的朋友。

  这个是安顺市关岭县城的豆花粉,听介绍说这家开了很多年了,之前对面还有一家同样很火的炒饭店。图中这碗是剪粉的,还可以选择那种圆的米线。

  这家在安顺镇宁县中医院附近,同样是一家很火的店。两家都挺好吃,前一家的加了一种酱,味道挺好的,由于那天刚到,太饿,没注意是什么食材做的。后一家,那个辣酱是不是很像老干妈?味道也很像老干妈豆豉油辣椒,另外肉沫和米粉简直绝配(个人爱好)。

  今年有亲戚在我家过年,所以稍微丰盛了一些,不然这几年我家的年夜饭已经从简了。右下角是我们这的“酥肉”,哈哈哈,我们这边的酥肉没有肉,我在兴义市吃的是面粉糊裹上瘦肉油炸的,而我家一般是面粉(必须用本地灰面,就是直接用小麦去麸皮磨出来没有任何添加的),米汤,鸡蛋,盐,味精,葱花,有时为了让酥肉更蓬松,会加一些啤酒(加多了炸的时候容易爆开,有一年我就被爆开的酥肉溅起的油烫伤了)。

  旁边那碗是油炸蝗虫。。。我们以前吃蝗虫是秋收后晚上提一个有盖的茶壶打灯去田里捉,捉回来直接把茶壶搁火上将蝗虫焖死,再摘掉翅膀加油盐炸至酥脆,就可以吃了。有时还能尝到青草略带清香的苦味(带苦味的一般是青蒿)。。。略恶心是吧?哈哈哈……

  年前我和爸妈一起去田里挖了野生的鱼腥草,他们说旱地里长的鱼腥草比较麻,不宜食用。

  中间那一大碗就是糍粑辣椒煮的鸡肉。糍粑辣椒做法也很简单,干辣椒煮烂捣碎就行,在鸡肉炒至水分干掉的时候倒进去再加大蒜和姜一起炒至鸡肉略焦黄,加水煮一会就可以出锅,盐在炒鸡肉的时候加,加水之后略加一些花椒胡椒一类。鸡肉有要求,我们一般吃自己养的,鸡龄最好7个月以上,不养的话会找比较靠谱的人家买。亲戚因事去了趟隔壁省,对主人家用清水将鸡肉直接煮熟就着蘸水的吃法十分鄙夷,好吧,这或许带了歧视。我们家应该算比较重口味的,日常饮食一定要放足调料,除了那碗淡菜,我,尤甚,在家人熏陶下,酷爱生姜葱蒜辣椒的味道。我们这边海拔高些的地方长着野韭,家人酷爱其麟茎(类似蒜头的部位)的味道,生食鼻腔会感受到强烈的刺激感,一般人受不了。叶子适合煮汤。

  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薄荷配牛肉的习惯,我觉得薄荷味道很像牛肉,又带了植物的清香,和牛肉简直绝配。

  这次回学校带了我妈做的牛肉干(她初次尝试,不好吃)还有血豆腐(湖南那边叫猪血丸子,科教频道某美食栏目曾将其以湖南特产的身份推出,至于与湖南省隔了大半个贵州省的盘县为什么也有,不知。)由于行李太多,没带上外婆的甜酒(这次是她托人做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做得时好时坏)。

  水城羊肉粉:我吃过的比较正宗的那家应该是在大河镇,每次去水城亲戚都会带我去那家,曾经有个亲戚在他们家打了一年工老板也没把做法教给他,他们家最大的特色是油辣椒,和老干妈不太一样,他们家的辣椒是那种香香脆脆的辣子壳,还有,水城羊肉粉店里一般都配有自家泡的酸萝卜(其实应该是甜的,加了糖),本地人吃的羊肉粉又辣又烫,和冰冰凉凉的泡萝卜很配。

  烙锅(水城比较多见,有一个地方整条街大部分都是烙锅店,在盘县只见过晚上地摊摆的):烙锅是一种很像韩国烤肉的东西,反正就是架一口锅(有平底的也有中心凸起的),浇点油就可以烙各种食材,特色是熟了蘸上贵州的五香辣椒粉吃,个人认为辣椒是贵州美食的灵魂~

  炸洋芋(土豆):盘县人对土豆的热爱就和武汉人对热干面的热爱一样,炸土豆蘸上五香辣椒粉或者加辣椒粉、香菜、酱油和各种调料拌匀就是我们最爱吃的炸洋芋了,我们自己在家也经常自己做,还有一种土豆切成丁加淀粉糊放在模具里炸成的洋芋粑(饼),淀粉糊外焦里嫩,土豆外脆里“面”,再洒点五香辣椒粉~

  (五香辣椒粉,就是磨得比较细的辣椒粉加上盐,味精,还有其他一些香料,还会有花生,我们家一致认为水城某处卖的最好吃,具体在哪个地方得问我亲戚,水城我逛得少所以不太熟,只记得和亲戚坐车去那买过,超市里包装好的有一个“麻辣1+1”也好吃)

  凉粉:包括荞凉粉(荞米放沙袋里封口泡在水里揉,待水成浓稠的荞米浆之后加热冷却成果冻状,用特制工具“擦”成细条状,然后凉拌,所谓凉拌,当然少不了辣椒粉,香菜,大蒜生姜和西红柿各自泡的水,和酥豆(黄豆做的,香香脆脆)还有其他一些调料)了。

  米凉粉,米浆加热冷却成果冻状(这个形容不是很贴切,反正就是冷了之后就成一“坨了 ),大体做法是这样,但当初我妈做的时候还用到了生石灰……具体还有哪些工序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妈做荞凉粉比较多,我也更喜欢吃荞凉粉。同样的,这个因为没有荞凉粉Q弹一些,所以就直接用刀切成条,然后。。。凉拌!

  卷粉,这个吃法比较多,我们乡镇这边就是直接凉拌 ,其他地方。。。先说它是啥,陕西凉皮和这个差不多,但是陕西的更干硬厚一些,和广东肠粉外面那层皮应该是一样的,我还没吃过肠粉。做法,米浆(又是米浆)倒在平板上铺成薄薄的一层,上锅蒸几十秒揭下来就是了,平板记得涂点油。之所以叫剪粉(或卷粉,贵州方言里“ǖ”全部发成“i”),是我们通常会把这一大张“皮”卷成筒装再用剪刀剪成小段,展开之后就是一条条的了。其他地方还有一种吃法是做成“裹卷”,就是裹上黄瓜丝胡萝卜丝之类的吃,像煎饼果子?也蛮好吃。

  说到米浆,我们贵州最多的早餐店就两种,包子饼之类的面点店,然后就是各种粉了,羊肉粉,牛肉粉,肠旺粉(没吃过,个人不喜欢吃猪血),辣鸡粉,肉末粉,砂锅粉……米浆是米粉的原料,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我第一次在武汉(我们学校食堂)吃的米粉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有嚼劲(我们那说“绵”),不像老家的口感那么爽滑易咬断,em……不喜欢。

  豆花饭,其实这个我只在外边吃过一次。主要食材是我很喜欢的一种东西――水豆腐,就是超嫩的豆腐,家里一般买来加点水煮得老到筷子稍微能夹起来就直接就着蘸水吃了。有人说嫩豆腐和豆花是一个东西,可是,我在武汉吃的豆花太嫩了些,筷子一搅就成豆浆了,而且还放了糖吃甜的,不太习惯。我们的水豆腐是可以用筷子夹起来的,水水嫩嫩,加点辣椒,香菜……又是这些――调成的蘸水,然后就很好吃了。个人觉得贵州人不太爱甜食,红烧肉做成甜的了会被人嘲笑技术差(比如我妈),喝粥直接配辣酱和水豆豉,只有吃不了辣的小孩子才加糖(我们家是这样)。

  酸菜,常听人说贵州喜食酸辣,不过酸汤什么的我只喝过酸菜熬的水(我们就叫酸汤)。。。我们这的淡菜指的是蔬菜或酸菜加清水煮熟的菜(盐油什么的一概不加),然后蘸上蘸水就可以下饭了。说辣椒是灵魂,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家日常吃饭总少不了一个淡菜,淡菜不配上辣椒调的蘸水,那也是没有灵魂的,日常炒菜也少不了各种青椒或干辣椒,所以离开贵州去上学之后我才发现,没有辣椒我就不会做菜了,就像做菜不让你用盐一样。

  今天先到这,改天说说我们家逢年过节少不了的一道菜――糍粑辣子鸡,还有刚刚提过的水豆豉,还有不臭的烤臭豆腐……


亚博集团
Company Profile公司概况
企业文化
价值观
服务理念
社会责任
Link友情链接
Contact联系我们
亚博集团
总部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55号富力双子座B座1005
服务热线:010-58766318

亚博集团官网

Brand family品牌家族
  • 川成元
  • 港仔驿站
  • 夹拣成厨
  • 黔钱大师
  • 创意DIY披萨
  • 寻味香港
  • 姑姑宴
  • 金汤玉线
  • 跃界
亚博集团

版权所有 2006-2016 为之味()
COPYRIGHT © 2006-2016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